<var id="1oocy"><th id="1oocy"><table id="1oocy"></table></th></var>
      <input id="1oocy"><div id="1oocy"></div></input>
    <source id="1oocy"><menu id="1oocy"><u id="1oocy"></u></menu></source><source id="1oocy"><div id="1oocy"><i id="1oocy"></i></div></source>

      <sub id="1oocy"></sub>

    1. <u id="1oocy"><tr id="1oocy"><var id="1oocy"></var></tr></u>

      <source id="1oocy"></source>

        <small id="1oocy"><dl id="1oocy"></dl></small>

        <video id="1oocy"></video>
        <wbr id="1oocy"></wbr>
        <source id="1oocy"><mark id="1oocy"><i id="1oocy"></i></mark></source>
        <input id="1oocy"><noframes id="1oocy"><i id="1oocy"></i></noframes></input>
        <video id="1oocy"></video>

        <video id="1oocy"></video>

          1. <source id="1oocy"><mark id="1oocy"><i id="1oocy"></i></mark></source>
            所在位置:首頁 > 天山清韻 > 懺悔警示 > 正文
            以案為鑒 | 從國企老總到階下囚
            發布日期:2021-04-09 18:55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真心感謝你們在留置期間的關心和幫助,我會把刑期當學期,爭取早日完成自我改造……”近日,浙江省嘉興市秀洲區紀委監委收到一封獄中的來信。

              來信人叫葛晉陽,原浙江高速物流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2020年8月20日,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三個月,并處罰金八十萬元。

              1961年出生的葛晉陽,自幼跟隨父母在部隊生活,17歲進入軍營。經歷22年的軍旅生活,葛晉陽從一名普通士兵成長為一名正團級干部。2000年9月,葛晉陽從部隊轉業進入浙江省某國企,職務一升再升。

              在與私企老板接觸的過程中,葛晉陽心態逐漸開始失衡。“在出差時,看他們坐頭等艙,住豪華賓館,自己只能坐在后面的經濟艙,住旁邊的中檔酒店,心中不平,心中不爽……”葛晉陽交代說,這種心態逐步演變成“給錢就是好同志,給錢就是真感情”的交友標準。

              2007年上半年,葛晉陽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土建承包商王某,并向下屬打招呼,讓王某順利中標嘉興發展房地產有限公司開發的某住宅項目土建工程。王某為表示感謝并爭取日后的關照,送給葛晉陽現金20萬元。

              第一次面對一大袋現金的誘惑,葛晉陽感到“心慌氣短、兩眼發直、幾個晚上不能入睡”,但在多次收受他人賄賂后,葛晉陽以“的確也幫了忙,人家送來,也有名頭,也是‘好意’,從他們受益之中拿點、用點也是應該的”來自我安慰,心態也變得越來越坦然。

              在錯誤的價值判斷支配下,葛晉陽貪欲迅速膨脹,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翻開案卷,在10名行賄人當中,葛晉陽曾向其中6人主動暗示明示,想方設法讓對方“意思意思”“表示表示”。

              “看你的表現了,只要你表現好,會給你安排好的”“你去找誰都沒用,這個事我說了算”……案卷中,類似的暗示明示語錄比比皆是,其中兒子留學費用是葛晉陽用到的高頻語,“兒子出國留學費用比較大”“這個錢給我這里意思不大,給我兒子那里他還有點用”“兒子留學,家庭收入也一般,壓力比較大”,葛晉陽會抓住一切時機表達此意。

              辦案人員介紹,葛晉陽主張參與投資的所有經營活動,基本上是以國有資金巨額虧損而告終。唯一盈利項目,在經營狀況最好的時候,葛晉陽卻將國有股份內定轉讓給了私企老板朱某,但貪欲之手同時也伸向了朱某。

              “他有意無意會跟我說,賺了錢以后不要忘了他,我感覺他是想從我這里要點好處。”朱某回憶,2010年上半年,他準備了現金20萬元送給葛晉陽。同年11月左右,朱某和葛晉陽聊起要去美國開會,葛晉陽抓住機會說兒子在美國生活比較艱苦,朱某會意,到葛晉陽兒子所在大學轉交了8萬美元“生活費”。2012年8月左右,葛晉陽又以“還貸需要,借我點錢”為由,向朱某借走108萬元,再也沒有歸還。

              2013年下半年,為續簽廣告位租用合同,私企老板李某向時任浙江發展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葛晉陽所在的公司其他人說情,被葛晉陽知曉。葛晉陽因此對李某大發脾氣:“你小子鬼頭鬼腦,耍小聰明,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復雜的事情簡單化,你去找誰都沒用,這個事我說了算。”馬上領會葛晉陽意思的李某,立馬向葛晉陽送上了現金6萬元、一瓶XO酒“意思意思”,并成功續簽了6年的租賃合同。

              行走在危險邊緣的葛晉陽并沒有意識到深淵就在眼前,反而我行我素、變本加厲、想方設法運用手中的權力大肆斂財。

              2014年初,葛晉陽想購買一款100萬起投的理財產品,于是聯系私企老板季某,讓季某提供100萬元資金,而且必須是現金。原本資金緊張的季某考慮到生意上需要葛晉陽的關照,還是將100萬元給了葛晉陽。

              過了不久,季某與他人產生債務糾紛,經濟狀況惡化。無奈之際,季某幾經波折,向葛晉陽要回了70萬元。但此事讓葛晉陽認為與季某“感情”不深,于是讓季某寫下“我和葛晉陽共同投資,現收到70萬元”的字據。

              2013年,葛晉陽想發展轉口貿易業務,與私企老板徐某合作成立新公司,代理轉口貿易業務,收取代理費。2014年初,為結算第一筆代理費,徐某找到葛晉陽,葛晉陽提出要徐某按協議先交納一筆保證金,而徐某認為,葛晉陽曾承諾協議只是為了應付國資方母公司風控要求,并不需要實際支付,現如今葛晉陽提出要支付這筆保證金,純屬故意刁難。但為拿到代理費,感到無可奈何的徐某還是送給葛晉陽現金20萬元。

              “拿了不該拿的錢,受了不該受的利,違法必被究,違法必受懲。”正如葛晉陽在書信中所寫,以身試法,其結果早已成為必然。如今,已是花甲之年的葛晉陽,本應享受天倫之樂,卻只能在監獄里反思人生。(通訊員 顏新文 徐南 錢豪 || 責任編輯 李文峰)


            耽美肉文,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椎名由奈番号,国产一级视频免费观看全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