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1oocy"><th id="1oocy"><table id="1oocy"></table></th></var>
      <input id="1oocy"><div id="1oocy"></div></input>
    <source id="1oocy"><menu id="1oocy"><u id="1oocy"></u></menu></source><source id="1oocy"><div id="1oocy"><i id="1oocy"></i></div></source>

      <sub id="1oocy"></sub>

    1. <u id="1oocy"><tr id="1oocy"><var id="1oocy"></var></tr></u>

      <source id="1oocy"></source>

        <small id="1oocy"><dl id="1oocy"></dl></small>

        <video id="1oocy"></video>
        <wbr id="1oocy"></wbr>
        <source id="1oocy"><mark id="1oocy"><i id="1oocy"></i></mark></source>
        <input id="1oocy"><noframes id="1oocy"><i id="1oocy"></i></noframes></input>
        <video id="1oocy"></video>

        <video id="1oocy"></video>

          1. <source id="1oocy"><mark id="1oocy"><i id="1oocy"></i></mark></source>
            所在位置:首頁 > 媒體關注 > 正文
            找回“忘”掉的補償款
            發布日期:2021-04-06 09:43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征遷補償款已全部發放,現請大家反饋意見。”近日,在和田市伊里其鄉機動式巡察情況反饋會上,我們巡察組就之前群眾反映的問題進行了情況反饋。

              “都拿到手了。要不是你們,這事還不知道要拖多久……”

              今年1月初,和田地委第三巡察組進駐伊里其鄉,按照巡鄉帶村要求,開展機動式巡察。通過各村張貼的巡察公告,肖爾巴格村村民奧某很快得知了此消息,他撥通了巡察組公布的舉報電話。

              “我是肖爾巴格村村民,要反映村里拖欠我們的征遷補償款問題。這事推來推去,一直沒解決,你們巡察組管不管?”

              聽著電話那頭憤憤不平的詰問,負責接聽電話的同事耐心解釋道:“我們巡察組的任務就是發現和督促解決問題的,群眾有困難訴求,我們當然要管,請您詳細跟我講一講。”

              據群眾反映,肖爾巴格村2016年新建村委會及附屬基礎設施,征遷部分村民的果園和宅基地,而征遷補償款卻一直未發,村民多次向村里反映無果。

              記錄情況后,巡察組長當天就派我們到村走訪摸排。經調查,我們掌握了該村征用26戶村民土地,但征遷補償款拖欠未發的事實。

              時隔5年,補償款應發未發,是有人貪污挪用還是不擔當、不作為?為弄清事情原委,我們繼續查閱相關檔案,并與經辦人員、被征遷村民談話。最終了解到,2017年、2019年村委會曾兩次上報過相關資料,但因時任村委會主任熱某和負責該鄉征遷補償工作的塔某對政策把握不準,導致重要信息缺失,上報材料被市征遷辦退回,要求及時補充相關材料。

              原本應該及時得到補充的材料退回后就被熱某遺忘在了村委會檔案柜,這一“忘”就是2年。2018年塔某調整崗位后也未及時交接相關工作,2019年2月征遷戶催要補償款時,熱某才完善相關資料。熱某草草整理材料后報送至鄉征遷辦,但仍有重要資料未得到完善,再次被退回。退回后的材料再次被“遺忘”。直到2020年10月,才完善資料報市征遷辦審核。但因政策調整,補償標準已發生變化,造成審批延遲。

              找準了癥結、厘清了責任,我們巡察組形成專報,報經地委主要領導批轉和田市委辦理。和田市委及時召集相關職能部門開會研究,依照當時的政策背景和客觀實際,重新確定補償標準,專門協調資金予以解決,涉嫌失職失責的熱某、塔某也被追究責任。

              就這樣,1個月后,26戶村民終于拿到了盼望已久的251.49萬元征遷補償款。

              26戶村民的補償款,被兩名干部一“忘”就是5年。這期間,干部“忘”掉的不是補償款,是為群眾辦實事的本職,是為民服務的初心。不作為的懶政同樣猛于虎,其危害程度不亞于貪腐。一些干部往往就是在不作為、慢作為中,一點點磨滅了自己的初心,消解了群眾的信任。對于不擔當、不作為的行為,必須零容忍嚴懲,才能維護好群眾利益。(姚幫勝 作者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地委巡察辦干部)

            耽美肉文,国产精品国产自线拍,椎名由奈番号,国产一级视频免费观看全片 网站地图